這一篇跟如何練超馬沒有太大關係,而是我昨天跑完65K後,今天卻沒有肌肉痠痛而聯想到工作的心得。

 

 

自從四年前從業務轉成總務部門,在現在這個主管下工作,不管做什麼都會被嚴格要求,從最初的「為什麼別人可以散散地做,我就得被高標準要求」,到了解高標準只是把工作做「好」。把工作做好卻等於表現地比公司的多數人好,這一點我一直不理解,更難以理解的是,如果員工沒有能力勝任主管階級的話,為什麼要升他呢?既然要升他就要訓練他呀!

有時跟主管談到這個疑惑時,他說公司的上層選人跟教育方面有些問題,但是那些被升上去卻不勝任的員工也有問題,因為在公司裡沒有人有義務要手把手教你,你如果不會可以自己去學找資源或是問別人,而不該呆呆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別人來教。但是我又有一個問題,在剛升上去的時候自己沒有主管階級的視野,不知道該做什麼,上面的人不該提點一下拉一把嗎?又或者升人之前先讓對方有機會挑戰主管階級的工作,畢竟主管又不是加了頭銜就立馬能力上身。

 

但是昨天跑完65K後,除了疲憊跟腳踝酸痛之外,沒有以往跑完全馬以上馬拉松後的肌肉痠痛,也沒有跑完超馬後的膝蓋痛。以為只是乳酸還沒有爆發,結果今天早上起來,依舊沒有這些症狀出現,我整個人可以很輕鬆地扛著行囊,輕輕爽爽地走去車站上下樓梯搭車,再很清爽地從車站騎腳踏車回家。想想,這是不是因為我的練習量夠多,不管是平常的練習,實際報名超馬也努力全部跑完,最近也有在控制飲食,盡量減少攝取不必要的碳水化合物(像是飲料跟零食......),有認真地在拉筋跟重訓,所以這次跑完的沒有酸痛,就是努力後的結果?!

想想工作也是,如果這個職階等於65K的超馬,沒有足夠練習跟鍛鍊,沒有好好控制什麼該做不該做,我可能永遠都沒有辦法輕鬆地勝任這個職位。

新入社員就等於10K,可以不練就上場,但體質不好的人可能中途陣亡,但這個距離也是為了能往下一個階段的練習長度。(以下職位是日本職場的,畢竟我在日本工作,就用日本的職位來比喻)。

主任是半馬,工作量加倍,有練能跑完,就算有人跑得快有人跑得慢,這個階段的差距還不會拉非常大。

係長是全馬。馬拉松界常說30K是一個坎,如果沒有練長距離跑(20K以上)的人,常會在這個坎體力不支,只能停下腳步用走的。係長也是,這個職位已經是中階主管,要負責的工作需要跨部門,沒有足夠的練習,光憑蠻勁很有可能得靠更多的時間才能完成工作,但是公司已經期待你是個有效率的主管,而非用加班來證明自己。

課長是距離大於全馬的超馬,但不到100K這種讓多數人只敢遠瞻的距離。不過這個距離是如果沒有常常練習,很認真的練習的話,跑完你就知道什麼叫「身體的反撲!!!」(被撲了很多次,每次都是很深的痛.....)。 這時候要懂得不只是練跑,也要練肌肉、心肺能力、體質,不然只要有一項出問題,都很有可能讓你跑不完超馬。 雖然跑超馬很辛苦,但是跑完的成就感很大(痛也很大)。  

不過昨天跑完竟然肌肉不痛,跟上個月跑完65K根本天壤之別(上個月肌肉痠痛整整三天),除了心肺能力沒有練好之外,其他項目我這個月都有特別注意,但是更重要的是我有持續地在跑步,特別是跑長距離跑,所以體能跟體力上可以負荷,精神層面雖然還是在後半偷偷罵髒話的脆弱,至少每次都有撐到完成。

管理階級的工作也是吧,目標就放在那邊,怎麼完成全憑個人。以馬拉松來說,我都是靠自己練習、看書看影片練重訓,最近也開始注意飲食,所以終於比較游刃有餘(其實也沒有,這次跑到剩下19公里時還是有罵髒話);在工作方面就得感謝主管成為教練的身份,督促我練習,每一份工作都要做到好,每一個不懂的事情都得弄懂,不會的事情會自己去找答案,甚至是在問題出現之前,就先去學習。主管也提供了很多全馬甚至是超馬的機會,即便我現在還是主任而已(仰頭壓眼角)。

我們公司的一些管理階層,為什麼會有適應不良,甚至是從我們這些部下的角度來看,根本就沒有「主管」該有的能力。因為他們在跳入全馬甚至是超馬的起跑點時,很多人都還只有半馬甚至不到的能力。這樣為什麼這些人可以升上去呢?

因為當初這些起跑點都沒人呀(我們公司在10年前還是不到20的小公司)!

所以他們當初就不停地跑10K或半馬,也許用了很多時間在跑,跑的次數多了,上面的人(社長或是以前的部長)覺得大家跑得很多,跑得很認真,升他們為主管。 沒想到公司的人員變多,他們不能在用跑半馬的等級去管理其他也在跑半馬的人,所以他們只能花更多的時間甚至是去逃避身為主管的責任(真的有人就不管了,真不可思議!),卻沒有想到要花更多的時間和努力去挑戰獲得更上一層的能力,因為那真的很痛苦!

想知道有多痛苦的話,歡迎挑戰一次50K以上的超馬,特別是路線有上下坡的那種,你就會知道看到上坡爆髒話的那種憤怒XDD  

讓這些主管無法提升自己雪上加霜的是,他們從一開始就決定用「時間」去完成距離。

每個人一天就只有24個小時,卻得兼具不同的身份,員工、主管、子女、父母等,還有自己,每一個身份都會佔有一些時間,或多或少,但是總加起來每個人都很公平地只有24小時。這時非常現實的是,別人用2小時就能完成半馬,你卻得花上三四個小時以上,勢必會有些事情得被犧牲掉,有時是家庭,有時則是工作,或是自己。 除非自己決定「我這輩子就待在10K就好」,不然永遠都會有更長的距離得面對。而更殘忍的是,你不曉得你的公司、這個社會會不會即將淘汰10K賽道的人,你會不會是被淘汰的人。

與其等別人給我超馬賽道的機會,我自己先去找這個賽道來挑戰,即便剛開始跑不完而失敗,或是跑完卻傷痕累累,至少我是越級挑戰,就算失敗我學到的東西也比在自己原來的賽道多。

部長的100K是我的下一階段目標(我說的是馬拉松,不是部長這個職位啦)。 不曉得得準備多少,也不確定要練到什麼時候才能達到像昨天一樣,跑完之後仍有餘裕。 不過,為了站在這個賽道上,練習就對了,越級就對了。

 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winM 的頭像
winM

株式会社自分

winM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